天气预报:
  • 首页
  • |
  • 组织机构
  • |
  • 竞技宝app苹果州概况
  • |
  • 工作指导
  • |
  • 信息动态
  • |
  • 征编研究
  • |
  • 宣传教育
  • |
  • 资料汇编
  • |
  • 红色旅游
  • |
  • 图文音频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料汇编 > 艺苑星空 > 正文

    红军两次转战榕江的历史地位

    发布时间:2018-12-20 10:29:40 来源: 浏览次数:

     杨文全  吴昌智

      

      在中国革命历史上,榕江两次留下红军战斗的足迹。1930年4月底至5月初,红七军由榕江南部乡镇进军古州,并建立工农民主政府、赤卫队和党组织。1934年12月入黔部分红军转兵榕江,进入北部乡镇朗洞进行休整,并宣传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政治主张。红军在榕江的革命活动,其地位和意义有共性,亦有不同。

      一、  部队得到补给休整,精神得到提升,提高了战斗力。

      1929年12月11日,广西百色举行起义,成立红七军。刚刚建立起来的红七军,在强大的桂系军阀面前,力量悬殊,军需物资缺乏。为扩大红军的政治影响,为部队补充大量的枪支弹药和军需物资。红七军前委会议决定,穿越月亮山区,奇袭榕江县城古州。

      榕江县城古州,清代曾是贵州的4个军事重镇之一;由于水运交通便利,商贸繁荣,成为贵州省东南部最大物资集散地。贵州军阀王家烈在古州囤积有大量的军需物资。为争夺地盘,王家烈率黔军主力在黔湘边境与湖南军阀大动干戈,古州城由黔军副师长史远勋率1个团兵力驻守。

      攻打古州的战斗于1930年4月30日上午9点半打响,到下午6点20时战斗结束,古州城被攻下。这次战斗,红七军歼敌1个团,缴获大炮2门,枪600多支,子弹10多万发,无线电台1部(当时贵州仅有2部,另1部在贵阳),驮马500多匹,筹集军饷10余万元,其中2万元系榕江县商会捐赠,其余为缴获史远勋怆惶逃跑未能带走的军饷,以及其它许多军用物资。

      榕江之战是中国革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与在贵州横行的国民党反动势力的一次较量,是决定红七军前途命运的一次战斗,极大地鼓舞了红七军将士的志气,其意义深远重大。

      1934年12月中旬,中央红军由湖南通道转入竞技宝app苹果重镇黎平,由红三、五、八军团以及中央纵队组成的左路纵队从黎平出发,经高场、八里、尚重到达高洋。先头团击溃国民党地方常备队和地方款团后,左路纵队又兵分两路,一路红三军团福建师从高洋进入榕江境内,经八书、盘假、半溪、羊全、宰练等苗乡侗寨,于12月23日下午进入朗洞。

      朗洞镇是榕江县北部的一个重镇,地处剑河、黎平、榕江三县交界,邻近雷山、台江两县,与黎平县尚重、高洋相邻,距县城109公里。朗洞历史文化悠久,曾在乾隆三年,设立过分县,历任分县县长多人。

      23日至25日,红三军团福建师在朗洞休整。经过休整,红军精神得到提升,提高了战斗力。红军在朗洞休整期间,依靠当地群众筹集食粮,为下一步战斗作好准备。

      二、避敌锋芒,防御敌人

      红七军面对强大的敌人,决定留下部分军队在根据地与故人周旋,一部分跳出外线作战。1930年3月初,红七军前委在盘阳召升会议,作出了“就地(右江)与敌周旋和扩大革命根据地相结合”的决定,由军部率领一、二纵队到黔桂边境打游击,留下韦拔群率领第三纵队及赤卫队坚持根据地斗争。张云逸军长在回忆录中曾说道:“当时,决定到贵州打游击的主要目的,一方面向广大群众宣传革命道理,扩大红军的政治影响;另一方面则是避开敌人主力部队的锋芒,诱使李、白军队撤出右江地区去守卫他门的老巢—一邕、梧、桂、柳等城市(因那时蒋介石正准备向李、白进攻),然后我们再回师右江,恢复根据地。同时,还准备在打游击时,消灭敌人一部分武装和解决我们经费上的困难。”1930年3月底,张云逸军长、李明瑞总指挥率领红七军一、二纵队3000余人从盘阳、东兰等地出发,踏上游击黔桂边区的征程,4月下旬进入榕江。

      中央红军长征,1934年12月中旬由湖南通道转入竞技宝app苹果重镇黎平。当蒋介石得知红军已进入贵州后,命令桂军由长安(广西融安)、古宜(广西三江)进至榕江,协助黔军堵剿。为对国民党桂军、黔军驻扎重镇地古州方向警戒和防御反动武装的追击,红军在朗洞周边的宰练、岑王、朗洞城西南面干巴溪棉花坳和宰林设置四处哨卡。在宰练驻扎一个营,岑王驻一个连,棉花坳驻一个排,宰林驻两个连。另在朗洞城北古城墙振武门西侧等处也设立哨卡。

      干巴溪棉花坳在朗洞通往剑河的古驿道上,离朗洞城不到1公里,红军在这里用河沙筑起一道3丈多长的“堵口”,在“堵口”前方两丈多远的地方,又用刺蓬树枝设立障碍,架起机枪防守。主要是防御追敌。

      朗洞城南面宰林侗寨距朗洞镇5里,是一条古驿道经过的地方,从榕江经寨蒿、色同、宰林到达朗洞通剑河,是黔军桂军从榕江到朗洞围剿红军的必经之路,红军在宰林设立哨卡,两个连的兵力驻扎在寨上和古寺庙天后宫,警戒榕江方向的黔军桂军,保障主力部队向贵州腹地挺进。

      三、宣传革命,播下了革命火种,对地方产生深远的革命影响。

      红七军进入月亮山区,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在九秋等村寨群众屋外面写了很多标语,使苗族群众认识到红军是一支为穷人打天下的好军队。

      钟故江(又名钟德丘),广西融水人,苗族。因不堪忍受当地土豪劣绅的压迫剥削,上世纪二十年代逃难到加宜居住,并秘密宣传革命。当红军进入月亮山区时,钟故江找到了红军,一路经过苗寨,他为红军当翻译,向群众宣传,安抚百姓。红军到达加宜时,开始群众有些害怕,后来通过钟故江的介绍,和他们的亲眼所见,他们不仅不害怕,还主动为红军服务。

      红七军攻下古州城的第二天,5月1日是,红七军军部在镇台衡门广场召开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军民联欢暨祝捷大会。在广场东北侧临时都了一个简易主席台,主席台正中悬挂着马克思的画像。红军指战员高唱《国际歌)、《前进歌》,列队步入会场。军民共同参加大会,盛况空前。会议由红七军政治部主任陈豪人主持,总指挥李明瑞和军长张云越先后在大会上讲话。到会的各族群众,第一次参加庆祝自己的节日,听了红军首长讲的许多革命道理,心情十分激动,个个喜笑颜开。会上,红军还将没收大地主龙三元的财物分发给贫苦百姓。老百姓伸出大拇指说:“红军是穷人的队伍”。

      红七军在榕江县召开的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在贵州历史上也是第一次。这次大会扩大了红军在黔桂湘边境地区的影响,启发了各族劳苦群众的革命觉悟,给各族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

      红军指战员在榕江县城休整期间,不顾长途跋涉和攻克榕江县城战斗的疲劳,在城里的大街小巷张贴了几十条宣传共产党和红军性质、任务及革命目的标语。前委召开会议,决定成立中共榕江县城区党支部、榕江县工农民主政府和赤卫队。榕江县工农民主政府委员和赤卫队队员均有地方人士参加。吸收了张桥生、覃明祥、潘老四等数十名贫苦出身的青年参加红军,壮大了红军的队伍。

      红七军离开榕江后,榕江人民一直深深怀念着红军,盼望红军早日回来。在榕江流传着一首《四季歌》,表达了当地各族人民对红军的深切爱戴和怀念:

      春季里来百花开,

      红军打来到榕江。

      三声大炮轰南门,

      坐镇师长逃车江。

      夏季里来柳丝长,

      红军进城安民忙。

      “五·一”召开庆祝会,

      军民同欢情谊长。

      秋季里来桂花香,

      团防局长把命丧。

      又分地主物和米,

      群众个个喜洋洋。

      冬季里来白茫茫,

      红军走后人遭殃。

      王家烈把榕城占,

      红军恩情似水长。

      中央红军进入朗洞,迅速开展宣传,深入穷苦人家里,向老百姓讲红军是为工农大众谋利益的革命道理。

      红军在能写标语的地方写上宣传标语,宣传我党我军的政治主张。东门王定绪家的墙壁上,写有“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大十字街的墙壁上,写有“打倒封建军阀!”。东门街王琪家大门外墙的两边,分别写上《苏维埃政府反日五条主张》和《白军士兵抗日六条纲领》。《苏维埃政府反日五条主张》:①动员全中国的海陆空军对日作战!②动员全中国的民众去对日作战!③拿一切武器来武装全中国的民众!④从日本帝国主义商人资本家及一切汉奸卖国贼的身上去取得抗日战费!⑤成立全国民众抗日战争的领导机关!《白军士兵抗日六条纲领》:①要求北上抗日,立即停止进攻苏区,不打红军,枪口向着日本帝国主义与汉奸放!②要求士兵抗日的集会、结社、言论、行动自由,组织士兵抗日联合会,决定抗日战争与士兵本身问题!③改良士兵生活和待遇,要求还清欠饷,反对打骂,反对法西斯压迫和屠杀!④约定红军双方立派代表订立停战抗日同盟!⑤杀死不准士兵抗日的官长,转变到真正抗日的红军中来!⑥不烧杀苏区工农,反对国民党压迫民众抗日运动!宰林天后宫外墙写有:坚决剿灭特务土匪武装为民除害!

      红军在朗洞城召开军民大会,原计划在城内小学召开,由于来的群众人数太多,后来转到东门河边的江家大田召开,参加会议的军、民有近万人。在东门口大田搭建的大会台上,先是红军女战士唱歌。接着一位年近40岁的红军指挥员向大家宣讲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抗日主张,号召各民主力量联合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工农红军是来打富济贫的,是为穷人的翻身解放闹革命的,号召民众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建立新中国等等。大会进行到下午四点。

      由于红军的宣传和影响,中央红军红军转移后,姜义有等五六人主动给红军当向导,二十多人帮红军挑东西,有的还参加红军。有的战士受伤患病不能跟随部队前进,因而只能留下了。双脚脓肿的罗光照、重病的刘光国、范某某、李世勋、朱开英、邹永春、胡金山、刘某某等八位红军疏散到朗洞王尚祥、王尚炳、王贵玉、陈昌义、姜义有等群众家养伤。由于群众工作做到位,群众对红军进行保护。群众基础好,红军走后,伤员被群众保护下来。经寻医找药精心护理,红军的枪伤和疾病治好后,住在了朗洞,有的打长工,有的烧砖瓦,有的守水碾,有的做裁缝,同当地群众一起辛勤劳动过日子。当反动势力嚣张时,他们便分散到周边乡村隐蔽起来,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宣传共产党军队的政治主张,号召群众斗争,直到最后朗洞解放。

      在宰林防守的红军还在村边修了一座新桥,群众感动不已,于是把这座桥叫红军桥,还编了一首歌。

      红军好,

      红军好,

      身经百战不辞劳,

      还为我们架好村边桥,

      桥面宽广又平坦,

      左右还修栏杆靠。

      修得好,

      又坚牢,

      村民得受益,

      战士辛苦无答报,

      村民为纪念战士的辛苦,

      敬称红军桥。

      村民永远忘不了,

      永远忘不了,

      千年万代世世代代永记牢。

      1942年榕江大旱,庄稼收成大减,政府仍派粮款,又四处抓丁,人民生活苦不堪言。翌年3月24日,锡利乡农民在乡人吴文钊带领下举行起义,占领了乡公所,乡长王本良潜逃。25日黎明,吴文钊带领上千名农民向县城发起攻击,城中官员仓惶逃走。起义农民直入县衙,开监放人,烧毁公文,夺取县印。不久,在红七军路经的腊酉乡摆柳村,暴发了由中共地下党员李德和(云南景东县人,时在榕江国立贵州师范学校任教)领导的苗民起义,起义苗民英勇抗击前来镇压的国民党军队。1948年8月,遵照渤海军区的指示,徐惠文(化名刘高)、胡制民(化名邝先知)两同志,秘密潜入月亮山区,发动和组织当地农民起义,以牵制敌人,配合解放战争。由于红七军路过时的宣传影响,广大农民很快从心底燃起了打倒蒋介石,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烈火。不到一个月时间,榕江、从江很多苗族村寨,自愿报名参加起义的农民达到300多人,加上荔波、三都、独山等县前来参加起义的人员在内,起义队伍发展到500余人。12月30日,起义部队到榕江县的摆拉与前来“围剿”的榕江县保警队打了一仗。不久,国民党贵州省主席谷正伦抽调保安团对月亮山进行“围剿”,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刘高、邝先知等同志被迫离开月亮山区,本地队员回乡隐蔽起来。上述几次农民起义,在敌人的残酷镇压下,虽然都失败了,但动摇了反动政府的统治地位。先辈们的斗争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榕江各族人民。

      四、宣传和贯彻党和红军的民族政策,尊重少数民族,得到少数民族群众的拥护。

      榕江是侗苗水瑶等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红军进入民族地区后,积极宣传和认真贯彻党和红军的民族政策,尊重少数民族,实行民族平等。

      1930年4月27日,红七军进入榕江县境的加旱,然后经九秋、加里、污秋、加宜、加五、摆柳等苗赛,于29日到达都柳江边的腊酉、都江。红军指战员在穿越月亮山这些村寨时,传播革命真理,认真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和红军纪律,尊重少数民族群众,秋毫无犯,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在百里苗山,谱写了一曲曲军爱民,民拥军的乐章。

      红军向群众买米、买菜都付给银元,不白吃白拿,自己埋锅煮饭,不打扰百姓。红军还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使苗族群众认识到红军是一支为穷人打天下的好军队。

      红军有一位姓杨的排长在广西思恩(今环江)作战时负伤,本应留在荔波治疗,但这位排长忍着伤痛,跟随大部队直奔榕江。到达加早时,这位排长的伤势加重,被迫留在加早治疗。经过加退的苗族草医祝通能、祝老稿的精心治疗,这位排长的伤势逐渐好转。为防备国民党军队沿着红军走过的村寨,寻找掉队和受伤的红军,加早的群众将这位排长秘密转移到摆拉寨(因为红军没有路过摆拉)休养。直到1930年7月,这位排长完全康复后才离开摆拉。杨排长动身那天,摆拉群众赠送了一把苗族古战刀给他,并派了两个向导将他护送到广西地界。

      4月29日中午过后,红军陆续抵达都江,当地侗族群众不明真相,害怕跑上山去躲藏。红军进寨后,向保长说明红军不骚扰老百姓。保长亲眼看到红军部队纪律好,不随便进老百姓家。于是保长高声叫喊:“来的是红军,是好人,好军队,大家不要害怕,快回来。”经保长一喊,群众都回家来了。红军说话和气,买卖公平。都江寨杀了十多头肥猪招待红军,还卖菜、卖鸡、卖蛋给红军,红军都付大洋、毫子给群众,不白吃、自拿。红军在都江住宿一晚。

      红军到达都江后,前委即在倪中环、倪中阳家的音子屋召开战前紧急会议,张云逸军长主排会议,李明瑞总指挥作重要讲话。会议认为,打下榕江城对补充军需和扩大革命根据地具有重大意义。榕江城虽有一定兵力,但力量不强,如我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举夺下榕江城是有把握的。会议指出,榕江之战是中国革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与在贵州横行的国民党反动势力的一次较量,是决定红七军前途命运的一次战斗,其意义深远重大。会议制定了作战方案,决定第二天上午兵分三路攻打榕江县城。同时要求加强宣传工作,鼓励全体官兵为取得胜利而冲锋陷阵。战前紧急会议结束后,接着召开战前动员会议,会议邀请了数十名都江农民参加。会议由政治部主任陈豪人主持,张云逸军长作重要讲话。张军长在会上指出,红军是人民的军队,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同时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动本质,号召都江人民团结起来,支援红军,为推翻“三座大山”而努力奋斗。会上很多都江群众主动要求为红军带路,攻打榕江县城。

      中央红军进入榕江后,红军所到之处,爱护苗侗等各族群众,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保护各族人民的利益,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帮助群众提高认识,提高觉悟,消除群众对红军的误解和疑惧。红军没收并宰杀富人杨再玺家大肥猪后,还送猪头到最穷苦的侗族老人杨庚林家里。杨庚林老人从山上返回家里,看到家里挂着大猪头,心里非常高兴。事后,他打听得知是红军送给他家的,称赞红军:“真是打富济贫的军队,是侗家人民的贴心人。”

      红军在朗洞城南面宰林侗寨设立哨卡,两个连的兵力驻扎在寨上和古寺庙天后宫,警戒榕江方向的黔军桂军。红军走后,百姓家的屋前房后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将垃圾撮到河边去倒,崩塌的地方修整补齐,住在天后宫的红军用泥士浆把已坏的墙补好。要来铺垫睡觉的稻草,原在那堆要来,仍然归还到原草堆上,恢复得清清楚楚。用去村民的粮食油盐,列好单据,照价核算,并把钱包好,放在米桶或碗柜里。

      红军转移后,少数民族群众非常怀念红军。宰林侗族群众一直传唱着《红军架桥歌》。

      
    (作者单位:榕江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