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首页
  • |
  • 组织机构
  • |
  • 竞技宝app苹果州概况
  • |
  • 工作指导
  • |
  • 信息动态
  • |
  • 征编研究
  • |
  • 宣传教育
  • |
  • 资料汇编
  • |
  • 红色旅游
  • |
  • 图文音频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回忆资料 > 正文

    刘荣光的传奇人生

    发布时间:2020-06-16 16:05:19 来源: 浏览次数:

      

      ◎  肖祥忠

      1922年5月14日,刘荣光出生在贵州省岑巩县思旸镇桐木村地英一个贫苦的农家。1岁半的时候,父亲因病不幸去世。1931年,刘荣光在村里地主家读私塾,因为家境贫寒,半年后辍学。15岁那年,母亲也撒手人寰。年少的刘荣光孤苦伶仃,他光着脚板帮地主放牛谋生,到龙江河边给船主拉纤,往返于本县龙田到湖南晃县(今湖南新晃县)、芷江(今芷江县)之间,拉大米、豆子、五倍子等。

      1941年冬天,刘荣光刚满19岁不久,国民党抓壮丁,刘荣光跑去湖南晃县给人家看摊,因为要扫地、又照看小孩不习惯,就跑到晃县癞子岩背后的坳背箩给另外一家人放牛,看了半月,因为想家,碰到老乡田玉林的船只,搭船回家,夜晚回到本县衙院(地名),不敢再走,有给人家放牛,后来到冲顶寨他的姐姐家居住。

      有一天,刘荣光沿河边悄悄到城里玩,县城的小桥上,被寨上的保长田某某看见,保丁持枪将他拦在桥上,抓住关在联保处,整整一天不给饭吃,几天后和凉塘的张克朝、苕寨(岩雾口)杨盛连、桐木寨杨盛木等10几个老乡,一箩绳捆5人,像穿鱼一样,背着40对草鞋、50斤柴,由保丁武装押送到镇远师管区。

      到了镇远师管区,国军给刘荣光等人进行体检后,穿上国军军服,成为国民党的新兵。刘荣光等人从镇远坐煤炭车到达贵阳,集中在图云关整训,再坐煤炭车到达昆明,被编入国民革命军新编22师补充兵,和他一起去的老乡,被分别编入71军、第8军等部,在昆明进行军事训练,如队列、操练等。

      1942年8月,刘荣光和战友坐一架飞机从昆明起飞,沿着驼峰航线,越过喜马拉雅山脉,到达印度汀江机场。部队在町江江边扎营,一个绿色帐篷一个班,绵延足足有一公里长。这里就是中国远征军的集训地,新22师,新38师。这些刚从国内送来的补充兵被集中起来,换衣、洗澡和理发等,原来的衣服被全部烧毁。

      刘荣光被编入新22师65团2营6连,是二等兵。每人领到武器、钢盔,两套尼子衣服(有夹克)、皮鞋、胶鞋、尼绑腿、一只手表、一支钢笔、一个帆布背包(只装军服),还发牛奶、咖啡、罐头等。军饷是印度的卢比6个,但是因为言语不通,领到钱也没地方花。

      大家被集中在兰姆伽,按照美军标准整训,由中国教官进行丛林战训练,内容有瞄准、射击、爬山、演习、格斗、驾舟、攀爬、泞地行军等技能。装备全是美式装备,枪是三0步枪,子弹10发,能打自动,连扣连发;手雷拔了插销,不丢不会响,比手榴弹好多了。3个月的训练结束,日本打到新平洋,22师奉命迎战。

      1943年,刘荣光打的第二仗是在白水河。刘荣光的部队出发,丛林行军、打仗的时候,靠指南针指路,人与人相距40—50米,前面两人拿两把大砍刀,在森林中砍出一条路来。刘荣光真正见识了战争,中国远征军的对手是日军第5师团55联队。

      日本鬼子占领对面山头,到处有碉堡、战壕。远征部队比日本的多,摆好战场,留有预备队,然后轮番进攻。先用飞机轰炸敌军阵地,大炮跟着往前炮轰敌人。

      刘荣光看到天上盟军的战斗机像燕子一样在日军阵地上掠过,丢下一枚枚炸弹和凝固汽油弹,把日军阵地烧成一片火海,日本鬼子被炸得哭爹叫娘。

      火力覆盖之后,步兵发起冲击。刘荣光和副班长以及另一个战士为一组,冲了上去,“啪”的一声,那一个战士就倒下了。刘荣光来不及细想,就看见副班长端着枪扑向开枪那个日本鬼子,那个日本鬼子一刺刀捅过来,副班长一让,刺刀插进副班长的肩膀边的锁骨里卡住了。刘荣光眼睛红了,跑上去对着那个日本鬼子肚子就是一枪,那日本鬼子惨叫一声,刘荣光和副班子抱着滚下了山坡。

      打了一个月左右,战胜日本鬼子,乘着胜利之威,新22师接连攻打孟拱、密支那、卡玛引等。刘荣光和战友们一起,大战数十,小战无数,和凶恶的日本鬼子拼杀,把耀武扬威的“皇军”打得鬼哭狼嚎,一败涂地。

      在缅甸的密支那战场,战斗异常激烈。刘荣光于硝烟弥漫中,听到“轰轰隆隆”的巨大声音,他看到无数的坦克,铁流一样碾过日军的阵地,那是中国的战车部队。

      日军所谓的装备优势也被强悍的中国军人打得落花流水,注定了失败的命运。刘荣光和战士就跟在坦克后面,发起冲锋,伤亡较小。刘荣光看见日本鬼子横一个竖一个的躺在地上血肉模糊,俘虏的日本鬼子被押送走。刘荣光所在的新22师在缅甸血战,打出中国军队的威风,这支部队也获得一个光荣的称号“中国虎”,成为国民政府王牌中的王牌。

      接着攻打缅甸城市孟珙,打的是阵地战,前前后后打了一个多月,一般从拂晓要打到天亮,也是先飞机轰炸和炮轰。新六军抢渡伊洛瓦底江是一场恶战,天上几十架飞机轰炸敌军阵地,地面几十门大炮不停地轰,步兵坐300只橡皮船抢渡过江。一只橡皮船十匹橡胶桡片,船上坐一班人。橡皮船像竹子一样,打通一层还有一层,不会沉水。大的橡皮船安装有汽车头的螺旋桨,船上配备气枪,机枪架在船头,边走边扫射。日本鬼子的炮打在江里,巨浪把橡皮船摇摇欲坠。橡皮船靠岸后,我军冲上岸去,很快把日本鬼子打败了,边挡边退逃去。打一仗休整一下,国内补充部队。

      1944年5月,国民政府为加强中印缅战区的军事力量,将第54军第14师、50师和新编第1军新编第22师合编组成新编第6军,成为国民政府“五大王牌”之一。

      1944年冬天,刘荣光和战友们一起,由“曼达”坐飞机到密支那,由密支那坐飞机到云南沾益,再由沾益坐飞机到(湖南)芷江,然后坐汽车到安江(今湖南安江县,22师司令部设于此),再坐汽车到洞口(今湖南洞口县),接管74军的防务。

      在雪峰上与西进的日军决战,日军已经完全没有抗战初期那种士气,情绪低落、士气涣散,武器和装备也远远比不上刚从缅甸回来的中国远征军。雪峰山战役,以中国完胜为抗战划上圆满句号。

      1945年8月15日,是刘荣光永远难忘的日子,那天突然传来日军投降的消息,大家感到非常高兴。新6军被派到南京担任日军投降时期的警戒任务,刘荣光和战士从芷江坐飞机去南京,住在中和桥大兵营。在光合门飞机场,列队的日军向我军交出武器,集体投降。

      抗日战争结束,刘荣光被送到东北打内战。1946年,刘荣光在一次战斗中被俘,成为东北野战军4纵的一名解放战士,光荣加入解放全中国的战斗行列。

      1948年冬天,辽沈战役打响,4纵被摆放在塔山一线。东北全局,系于塔山,国民党集中海陆空军,齐攻塔山。刘荣光坚守在战壕里,轰轰的炮弹在身边爆炸,他丝毫不惧,炮击一停,马上从土堆里钻出来,与登陆的国民党军队拼杀。塔山一战,日月无光。整整6天,国民党军队难有寸进,4纵打出威名赫赫的“塔山虎”。

      全国解放后,刘荣光作为41军的一员驻扎在广东潮州。1951年,朝鲜战争爆发,刘荣光所在的团被临时抽调到38军,进入朝鲜作战。在第二次战役中,刘荣光和战友吃着炒面,几乎没有睡觉时间,铁脚板跑赢了美国人的汽车轮子,把敌人堵在那里无法逃脱。美国人武器好,但是意志不如志愿军,刘荣光和战友们前赴后继,冲上去对着美国人狠揍。这一仗,得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好评,“万岁军”成为38军的荣誉称号。

      刘荣光从军10多年,参加大小战役多次,累次荣立战功,受到上级嘉奖或者表彰。刘荣光从国民党王牌军到共产党万岁军,走过一段不寻常的传奇人生。1956年,离家十多年的刘荣光回到家乡,县里安排他在县水利局工作,曾任岑巩县水利局副局长,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忠于职守,无私奉献,获得社会的一致好评。1980年,刘荣光光荣退休,安享晚年,如今已有95岁高龄。

      (作者单位:岑巩县地方史志办公室)